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时光宝盒 WOLT
  1. 首页
  2. 时光宝盒
  3. “读芯”与“分芯”

“读芯”与“分芯” 收藏这篇文章

买表不能贪图外在美,机芯才是灵魂所在。所以,“自家机芯”必不可少......慢着!自制一定比外购好吗?投资庞大,就等于品质好?价廉就不能物美?自家机芯,还是外购机芯,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要“读芯”,先要有心学懂“分芯”,选出最好的芯!

 

 

 

 

 

得来不易的“自家机芯”

却比不上数十块钱的ETA?

 

 

自产机芯是否必定比第三方生产的机芯优秀?诚然,最近十年不少品牌均标榜有能力生产自家机芯,而有这能力就像是高人一等那样。然而,我觉得这跟传统瑞士制表业一贯的做法不同,因为百年前他们采用的是分工模式,制表师设计好腕表的功能和外貌,绘制草图后跟专业供应商订制零部件,然后他们会按设计将之改良、打磨并组装成怀表。钟表品牌如积家、伯爵,传统上会自制机芯;万国表、沛纳海则会外购,这两种方式并无问题,没好坏之分,只是各取所需,各展所长。

 

 

历史的进程——从分工自产

 

 

后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石英危机时期,日本开始量产准确而廉价的石英机芯,令人们都投向了石英腕表怀抱,瑞士传统制表业因而大受打击,很多品牌为此关门,雇员也失去工作。

 

 

当时,尼古拉・海耶克(Nicolas Hayek)这位商业奇才在1983年帮助一些瑞士制表品牌和机芯制造厂重组,组成了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当中的品牌包括欧米茄、浪琴,也有制作机芯的品牌像ETA。斯沃琪集团的出现令瑞士制表业重新出发,并得以在困境中仍能运作。及至八、九十年代,机械腕表市场开始复苏,人们重新喜欢上机械腕表,而这既可能是因为这能带来优越的感觉,也可能是人们喜欢它们有“生命”。这变化令不少品牌重投生产,也引来新品牌加入。海耶克眼见愈来愈多时装品牌加入钟表业,而他们很多只投资于市场营销和设计,却忽视制作方面。这些品牌只跟他购买机芯装到自己的腕表去,然后声称是瑞士制的腕表。海耶克觉得这不合理,因为自己投放大量资源去制作机芯,但一些本来不制表的品牌却来分占好处,反过来跟他竞争。所以,他宣布以后不一定供应给所有想订购机芯的品牌。他会选择真正的制表品牌,即那些会把机芯改良、打磨才组装腕表的品牌,向他们供货。

 

 

此举虽是针对时装品牌,却同时是对整个制表业的当头棒喝,使得各品牌意识到若然没有能力自产机芯,整个生产线可能受制于人。所以最近十多年来,很多品牌开始研发自家机芯,而这也导致愈来愈多品牌自称为生产商。虽然他们可能只是制造了一至数个机芯,但最少有部份机芯的供应量是他们可以自家控制的。

 

 

第三方机芯——价廉物美的选择

 

 

谈过了自家生产和供应机芯的背景后,那究竟关于机芯,我们想要的是甚么?首要是可靠性和准确度,然后就是备有想要的功能,例如是自动上链、日期、陀飞轮、长动力、防磁等等。我们也希望机芯容易且能以低成本维修,外观也要好看。

 

 

先说第三方供应的机芯。现代主要机芯来源为瑞士ETA和Sellita,也有日本精工和Miyota,另外也有中国的供应商。Sellita和中国供应的机芯,都是以几个ETA最热门的机芯为蓝本,而这些机芯的专利已经完结。

 

 

这些第三方的共通点是产量很高,例如ETA在2019年出产了5,500,000个机芯,Sellita也出产了1,000,000个机芯。很多这些机芯的设计都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出现,其生产期长达三、四十年。由于工多艺熟,加上产量庞大,很多潜在的问题都已被解决了,因此表现也很稳定。大量生产也令成本,以至售价降低,而很长的生产期也令其结构特点为人熟知,即使一般的钟表师傅也懂得修理。至于缺点方面,首先是它们欠缺先进科技,这些三、四十年前的设计都不会用上新材质,全是基础材质,其动力储备只有三、四十小时,抗磁能力也较低,打磨修饰亦不多。不过也有例外的,例如Lemania的计时码表基础机芯,甚至会供给大品牌如江诗丹顿选用,在加以打磨后成为品牌与收藏家都十分满意的杰作。值得一提的是,ETA的机芯也得到天文台认证,故其准确度不用置疑。

 

 

有百多年历史的IWC万国表,多年以来一直采用外购的第三方机芯,但却无损其可靠性。

 

尼古拉海耶克(Nicolas Hayek)在1983年组成了斯沃琪集团,令瑞士制表业重新出发,并得以在困境中仍能运作。

 

ETA 2892自动上链机芯

 

ETA 2824自动上链机芯

 

ETA 7750计时码表机芯

 

 

ETA 6497手动上链机芯

 

自家制机芯——新技术和工艺的结合

 

 

至于自家机芯,形象上会较优越,一方面是因为它们多是最近十年的设计,不少都使用了先进科技和材质,例如以硅来制作零部件,此外也有更长动力储备,机芯也更薄。另外,大部分自家机芯都有精美,甚至是极致的打磨,例如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其机芯均拥有百达翡丽或日内瓦印记。不过,采用新科技加上新材质,代价是推高了售价,维修成本亦相对较高。由于零部件都要向原厂订购,甚至需要送回原厂维修,故维修成本也高。此外,因为生产量不高,加上新技术和新设计可能会有一些生产上的问题未处理,所以它们的可靠性或会较第三方供应商的机芯为低。不过这也有例外,例如积家和百达翡丽均有百多年的基础去自产机芯,故其机芯表现可能相对稳定。

 

 

所以归根究底,问题不在于自产还是外购机芯较好,而是哪种更符合自己的需要和预算。例如我只是想要一只基本的机械腕表,有一定准确度,只要是机械机芯就行,预算也不高,如此一来第三方供应机芯可能较适合。反之,如果预算较高,想要的是一些特别功能,例如陀飞轮和万年历,也想有精美的打磨示人,那样自家机芯就较适合。

 

 

自制机芯的四大类型

传统品牌

 

 

自产机芯有多种选择,而我将之归纳为四大类。第一类是传统德国或瑞士品牌,例如德国朗格以其打磨精细和准确度高而闻名,Datograph的机芯是公认最美的计时机芯之一。又如积家在百多年历史中已制作了百多个机芯,包含了各式各样的功能,可说是机芯制作大师。至于百达翡丽这样的殿堂级品牌,能制造出打磨精美的高复杂功能机芯,它的三问腕表是公认市场中最好的。伯爵以超薄机芯闻名,六十年代已推出手动机芯9P,仅2毫米厚度,自动上链的12P也仅3毫米厚度,至2019年推出的概念腕表900P,整只腕表更只厚2毫米,可见伯爵是超薄机芯专家。劳力士虽然由2004年才开始自产机芯,但因为非常专注于技术和材质研究,其生产量大而种类不多,故工多艺熟也见于他们的机芯,其机芯之稳定、可靠和耐用是公认的。

 

 

制表大师

 

 

第二类是制表大师的类别,例如Voutilainen以传统手工打磨机芯闻名,F.P.Journe则是近代制表奇才,他把传统复杂功能以今日的思维重造,其机芯很多都非常特别,例如是共振机芯。Christophe Claret不单供应机芯给不同品牌,其自家品牌的腕表也有很多惊人的功能,例如可在机芯内打扑克,又或是以磁力显示时间。要知道磁力和机芯是天敌,而这两者居然可共存,可见Christophe Claret的功力。此外,Greubel Forsey是公认的陀飞轮专家,他甚至能造出四陀飞轮,是非常出色的自家机芯。

 

 

后起之秀

 

 

第三类是近十年才开始自产机芯的品牌,他们的机芯绝无问题,而且各有特色,有着新设计和新技术。例如百年灵闻名于计时机芯,研发出B01自产计时机芯。宝齐莱这个瑞士大型生产商,其腕表搭载的自家机芯备有环形摆陀,完全不阻碍观赏机芯。卡地亚亦有能力制作由最基础的三针机芯至多项复杂功能的机芯。宇舶专造复合材质腕表,其自家计时机芯Unico也很优秀。万国表近年专注自产机芯,去年的葡萄牙系列也以自家机芯取代7750的改良版。沛纳海以前用外购机芯,近十年也渐次以自家机芯取代。

 

 

独立特行

 

 

第四类是专门与独立制表师合作的品牌,例如是人气鼎盛的Richard Mille,其强项是在于设计和运用高科技材质,以新技术制作复杂腕表。该品牌在有了设计和概念后,再找行业中最出色的供应商制作,所以腕表全都令人惊叹。另一品牌MB&F(Maximilian Büsser and friends),顾名思义是与朋友合作,而朋友就是这些独立制表师,Max在有了概念后就请他们一起制作。除此之外,也有品牌受益于集团的支持,例如是斯沃琪集团有ETA的支持,历峰集团(Richemont)也有多个品牌能自产机芯,路威酩轩集团(LVMH)的真力时、宝格丽、宇舶和泰格豪雅皆有这样能力。

 

 

所以下次当你选择腕表时,不用太介怀机芯是否品牌自家生产,倒是要视乎自己的需要、功能和预算,如此就能选出最好的,最适合你的腕表。

 

 

朗格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配备表厂自制的L952.2型机芯。

 

 

2017年推出的Voutilainen 28 Aki-No-Kure

 

Christophe ClaretX-TREM-1腕表以磁力显示时间。

 

马利龙缘动力腕表内藏的CFB A2050机芯装配外缘上链摆陀

 

Richard MilleRM 65-01 Automatic Winding Split-seconds Chronograph腕表。
←上一篇
颜值+性价比! 2020年十只能买到的好表
下一篇→
新年新表第一击 LVMH Watch Week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