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时光宝盒 WOLT
  1. 首页
  2. 时光宝盒
  3. 不简单的前卫腕表

不简单的前卫腕表 收藏这篇文章

在法语中意为前卫的Avant-garde,在英语中则写作Advance guard或Vanguard。以腕表来说,如果只是看中文的“前卫”,人们可能以为指的是设计和技术很破格,未来感很重的表款。然而,前卫其实并不只有这表层的意思,凡是腕表内包含能够推动钟表设计、技术、工艺、向前推进的元素的,都能称之为前卫的腕表。现在,我们就为大家带来一些在不同范畴均有“前卫”表现的新表,让大家把它们佩戴在腕表上后也成为站在前卫尖端的一份子吧!

 


 

精妙镂空

FRANCK MULLER

Vanguard™ 7 Days Power Reserve Skeleton 

 

这款全新腕表是法穆兰的机械腕表杰作,其精巧复杂的结构让人叹为观止。经大幅镂空的表桥饶富建筑及几何美感,可让腕表爱好者仔细欣赏腕表的整个机械结构。细致窄长的镂空部分,意味着为边缘进行倒角打磨的难度大幅提升。采用如此大胆的设计及全面开放的表盘,彻底反映出法穆兰对其工艺充满信心。

 


 

腕表的机芯为人手上链的FM 1740型每小时振动18,000次,具备长达一星期的动力贮存。其金质螺丝摆轮于表盘左下方清晰可见。6点钟位置的秒针小盘造成半透明效果,半镂通的指针填有夜光物料,不论日夜皆可清晰读时。腕表采用硕大硬朗的18K红金酒桶形表壳,表盘外围设有方位指示,并配以缝有鳄鱼皮面层的橡胶表带,舒适与优雅兼具。

 

CORUM

Golden Bridge Rectangle

 

说到镂空,又怎能忽略昆仑表的金桥系列呢?相对于过往很多金桥表款那空荡荡的表盘上只看到“桥”型的机芯,这款由著名设计师Dino Modolo所创作的全新长方形腕表为精雕细琢、美仑美奂的“桥”型机芯添上极尽考究、令人赞叹的几何美感——以18K金制成的6个罗马数字结构,环绕完全透视的机芯,其造型、铆钉及材质皆与桥梁架构如出一辙,营造出和谐之感和怀旧气韵。

 


 

通过镂空的表盘,可看到CO113机芯的传动过程,由6点钟位置的发条盒游走到12点钟位置的擒纵装置。得益于现代技术,这款长方形腕表更胜其1980年的元祖表款,具备30米/3个大气压的防水性能。

 

创新合作

ROGER DUBUIS

Excalibur Spider Pirelli

 

或者这枚腕表在技术和设计上并没有什么前卫之处,因为它基本上就是另一款以罗杰杜彼最受青睐的RD820SQ机芯为心脏的另一款Excalibur Spider腕表。然而,单是罗杰杜彼与倍耐力这个合作组合,已经是相当的前卫,因为过去腕表与汽车界的合作多限于汽车品牌本身,而选择与轮胎公司合作的,就算不是首见也属于凤毛麟角。

 


 

这款两大品牌的结合之作的最大特征就是其色彩鲜明的设计——在镂空表盘外围采用黑色搭配亮眼的,代表着倍耐力品牌的黄色,同时也让黄色现身于钛金属黑色DLC涂层表冠的覆层橡胶和表带的缝在线,以强调色彩的存在,散发鲜明活力。此外,腕表的表带更是以曾经在赛事中赢得胜利的倍耐力轮胎皮制作,并且在其内侧装饰独特的胎面纹路,让这限量88枚的表款更显独特珍贵。

 

BVLGARI

OCTO MASERATI GranSport

OCTO MASERATI GranLusso

 

来自意大利的宝格丽跟同样为意国之宝的马莎拉蒂合作,似乎很顺理成章,而这两款GranSport与GranLusso腕表亦只是单纯在颜色和材质上用一些马莎拉蒂的元素那样简单,而是在表盘设计中参考了汽车仪表板上的转速表,从而成就了这如此别致的读时方式:3时位的其实不是日历,而是24小时制的小时显示窗口;原来的6时至1时位,现在则成了飞返式的分针,而0-6的大字是为了让佩戴者更容易掌握现在是60分钟之中的哪一个“10分钟时段”。

 



 

基本上这两款腕表的所有规格均为一致,两者都采用了41毫米直径的表壳,相异者是在于GranSport腕表外壳覆以黑色DLC类钻碳涂层,表盘呈黑色,指针以及包括数字、时标及记数器在内的所有显示均为银蓝色调;GranLusso腕表则由18K玫瑰金打造,表盘呈黑色,整个指针与显示系统则呈玫瑰金色调。

 

RICHARD MILLE

RM 70-01

 

RICHARD MILLE一直有跟与汽车界的不同伙伴结缘,而跟一级方程式世界冠军、雷诺E.Dams车队的联合创始人Alain Prost的合作成果,则反映在这么RM 70-01的功能之上。

 


 

与Alain以及其他赛车手们进行了广泛讨论后,RICHARD MILLE品牌创始人Richard Mille先生发现他们许多人都不清楚从赛季开始以来,自己共跑了所少公里。于是,RM 70-01史无前例地引入了累加器功能,可简单地显示总行程,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位于2点钟位置的按钮可以选择里程表的任意5个滚轴,其读数会显示在一个钛合金窗口中。一但选定一个滚轴,马上按下位于10点钟位置的按钮,向前推进一个滚轴。使用者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将当日的距离加进之前所得的距离总数。

 

四届一级方程式世界冠军Alain Prost。(© Luc Manago)

 

除了前卫的功能,表壳更是令人惊叹!由TPT®碳纤维机加工而成,完美结合了酒桶型、矩形和不对称形状。紧凑、而独一无二的曲线,不仅确保了在右腕佩戴时,最大程度的舒适体验,还优化了在抓着车把手时的读时便利性。为了确保使用者能够充分体验到RM 70-01的动态和机械质量,每位购买者都会收到由Alain Prost和RICHARD MILLE与意大利著名自行车制造商Colnago合作打造的公路赛自行车作为礼物。

 

臻品工艺

JAQUET DROZ

Tropical Bird Repeater

 

虽然这种加入了自动玩偶的腕表对雅克德罗以至钟表界来说一点也不新鲜,然而这枚热带风情报时鸟三问表却是把这种技术、工艺提升到另一层次的极致之作,因而其前卫之处就是在于能继续引领这种美得让人感动的艺术延续下去。

 


 

在雕刻师和微缩画家的巧手雕琢下,色彩鲜丽的场景宛如一片温软繁茂的绿洲,在珍珠母贝表盘上跃然而出。在这片伊甸园中,瀑布潺潺流动不息,栩栩如生。表盘中央,品牌艺术大师手工雕刻和镌刻的一只蜂鸟向一丛亮橙色的鹤望兰飞去。蜂鸟翅膀每秒钟可扇动四十次,这在制表史上实属首见,为活动场景赋予令人惊叹的逼真感。

 

表盘右侧,一只羽毛艳丽的蓝孔雀悠然开合尾屏,而三点钟位置的巨嘴鸟隐身于棕榈叶落之间,在叶丛分开之际倏然而出,并张开嘴部。三只优雅的蜻蜓翩跹飞舞于九点钟位置,精致的翅膀覆有SuperLuminova®涂层,在夜间闪烁光芒,使腕表无论白天或夜晚,均散发动人魅力。共计7个时长超过12秒的活动装置可上演4个不同场景,映衬着悬浮的装饰底面,更显生动逼真。

 

极限机械

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

FB 1.4

 

在肖邦支持下创立,以18世纪同名钟表大师为名的品牌Ferdinand Berthoud,在2016年的日内瓦钟表大赏以一枚FB1.1精密时计摘下金指针奖,可说是一鸣惊人,而品牌新推出的FB 1.4则是FB 1的轻盈升级版。

 

功能上,FB 1.4与获奖的FB1.1腕表一脉相承,内藏的FB-T.FC-2手动上链机芯拥有以德国银制造的15个夹板及以蓝宝石水晶制造的3个半夹板,悬置于以抛光钛金制造的数根立柱当中,组成整个机械构造与装置。

 



 

此外,机芯采用了罕见的、以芝麻链及均力圆锥轮(宝塔轮)传输动力的装置,同时备有中央大秒针陀飞轮装置,并且其发条匣及均力圆锥轮是倒置的,以节省空间。至于FB 1.4本身的特点,是在于其直径44毫米,厚度不到13毫米的表壳是以五级钛金打造,令整枚腕表,包括表带及钛金表扣,总重量只有80克。FB 1.4版本演绎出两种款式变化:FB 1.4-1款式是微粒喷砂黄铜材质,施以黑色电镀处理及清漆饰面,FB 1.4-2款式是电镀银色黄铜材质,饰以垂直缎纹打磨。

 

MB&F

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

 

在瑞士一众新晋高级钟表品牌中,MB&F一直是其中一个创意最澎湃的,就像这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系列,其平衡摆轮的结构与传统配置迥然不同,不似 Legacy Machine系列中大部分的悬浮平衡摆轮,甚至异于其他非 MB&F表款的平衡摆轮。LM Split Escapement的平衡摆轮看起来似乎是独立运作,没有任何肉眼看得到的动力来源,而擒纵系统中另一个提供冲击动力的重要零件――也就是锚形擒纵轮,则藏身于机芯的另一侧,约莫 12 毫米之下;因此得其名“Split Escapement(分离式擒纵系统)”。

 



 

在平衡摆轮下,LM SE采用三个小表盘设计,于12点钟方向提供时间显示、4点钟方向则为动力储存显示,日期显示位于8点钟方向,且可透过日期小表盘旁嵌入表壳的按把,轻松快速地调整日期。

 

别致材质

F.P.JOURNE

Chronomètre Holland & Holland

 

腕表与枪械,本来是两不相干,但F.P.Journe却选择了跟英国猎枪制造商Holland & Holland合作,为的是看中了后者逾百年的工艺,以及两枝珍罕的大马士革钢枪。F.P.Journe提出将这两枝逾百年历史的钢枪打造成一个尊贵的腕表系列并得到Holland & Holland同意,而其中一枝枪管的编号为1382,可追溯至1868年,可供制成38个表盘;另一枝枪管的编号则是7183,属1882年的产物,可供制成28个表盘。

 


 

大马士革钢是一种特别的钢材,它把两种或以上钢材以特定的锻造技术加以冶炼,反复进行加热、旋拧、锤击、折叠等工序,钢材会因而展现出不同种类钢层的波浪纹路。要把Holland & Holland的古老枪管制成F.P.Journe的表盘,两枝枪管先由Holland & Holland的工作坊进行切割并滚成扁平条状,继而切成小块,然后再进行清洁和抛光的工序,削至所需厚度,成为表盘材料。接着,这些材料须送到F.P.Journe的表盘工作坊Les Cadraniers de Genève并切割成表盘的形状。其后,它们须送返Holland & Holland的厂房,采用一种传统的枪炮制造技术加以处理,达到保护钢材、兼突显大马士革钢制枪管的美丽纹理的效果。如是者,每个表盘都拥有独特的纹理,每枚腕表都变得独一无二。与这大马士革钢制表盘相配的一个直径39毫米的精钢表壳,能够贴合大部分佩戴者的手腕;蓝宝石水晶配备防反光涂层,让表盘上特殊的波浪纹理一目了然。

 

在锻造时经过反复的锤击、折叠,枪管表面呈现出独特的波浪纹路。

 

低调引领

A. 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前卫不一定是石破天惊,也可以是从一些微少之处着手,以低调的方式引领发展。像朗格这限量100枚的整时器表盘设计腕表18K玫瑰金版本,就是巧妙地融合跳秒功能、恒定动力擒纵系统、归零装置和瞩目的整时器表盘布局之作。在三个时圈相交的细节之处设有动力储存指示,此指示会在动力耗尽前十小时切换成红色,提醒佩戴者为腕表上链。

 


 

BOVET 

Amadeo® Fleurier 39

 

艺术家与腕表品牌的合在钟表界中是相当常见的,像这里介绍的两枚女士腕表,就是艺术家Ilgiz Fazulzyanov与播威合作的成果。这对限量版“蝴蝶大明火珐琅Amadeo® Fleurier 39腕表”及“蓝孔雀大明火珐琅Amadeo® Fleurier 39腕表”展示出精美绝伦的微绘图案。

 


其中孔雀在希腊神话中是女神赫拉的象征,代表雍容华贵、充满美德的女性,而蝴蝶寓意甜蜜爱情和美满婚姻。播威独特的大明火珐琅微绘技术以前卫的笔触令这两种图案栩栩如生,散发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无论是哪一款图案,都会是女性最梦寐以求的礼物。

 

IWC

Da Vinci Tourbillon Rétrograde Chronograph

 

万国表的达文西系列可说是品牌的代表性系列,而这枚达文西陀飞轮逆跳计时腕表,在功能上更是十分独特:在单一表盘之上同时展示陀飞轮、计时功能及逆跳日期。此外,这款时计亦备有复杂的陀飞轮制停功能,令腕表可作精确至秒的精准校时。

 


 

得益于擒纵叉与擒纵轮的全新几何设计,加上钻石壳体科技的帮助,尽管腕表搭载了多项额外复杂功能,仍能保持68小时动力储备。它们是由硅材质制成,外有钻石涂层,使其坚硬无比、表面亦非常顺滑,因而降低摩擦与阻力,减低动力损耗。12点钟位置的计时小盘备有累计时针及分针,可计算长达12小时的时间,而表盘左方则设有逆跳日期显示。

←上一篇
新人事新展望 De Bethune
下一篇→
日内瓦直击 | 江诗丹顿 重现热气球飞行壮举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