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旅游 TRAVEL
  1. 首页
  2. 旅游
  3. 佛眼之下的加德满都

佛眼之下的加德满都 收藏这篇文章


 

我的车子从加德满都国际机场出来,向市中心的香格里拉酒店驶去。短短的10公里路程,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狭窄的街道,陈破的建筑。电线乱杂悬挂,车辆乱停乱放,不见红绿灯,没有人行道。人,摩托车,各种机动车混挤在一条路上。只是在繁杂的十字路口,才有几个警察在指挥车辆通行。面对长长的车龙,司机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脸上看不出着急烦躁。看来堵车是常态化的现象,但一切却秩序井然,摩托车不穿插,机动车不抢道。这就是加德满都给我的第一印象。

 

博得纳特庙也称藏庙,又称大佛塔,它隐没在加德满都市中心一条不大的街道中。它以其建筑精美,历史悠久而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博得纳特庙里的佛塔很多,一双双佛眼无处不在,到处可见。佛眼之下的尼泊尔,一切顺其自然。
在尼泊尔旅行,经常见到一种随风而动,动则自鸣的挂饰——风铃。它就像尼泊尔人的性格——顺应天意,随遇而安。风来,悠悠声响;风止,安静等待。
德满都的街道狭窄,没有红绿灯,没有人行道,车辆拥挤,交通杂乱。
加德满都的交通状况,就象这电线杆上的电线,剪不断,理还乱。
近几十年来,动荡的政局,超级的地震,使这个国家遍体鳞伤。但尼泊尔人却始终自有一种淡定、从容、乐观的气质,他们不急功近利,平和安详是这片土地的主旋律。
这是孩子们眼里流露的童真欢愉,灿烂如喜马拉雅雪峰上的朝霞。

 

在市中心最繁华的泰米尔大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神庙的台阶上坐着三两个当地人,晒着太阳聊天,悠闲从容。 在杜巴广场,举目远望,红墙庙宇,白色皇宫。各处散落着在2015年大地震中损坏摧毁的古老建筑的断壁残墙。一部旅游车刚停下,小贩们一哄而上,不厌其烦地向游客推销手中的工艺品,无论你杀价还价有多狠,他们还是笑脸相迎。

初识加德满都,一个国家首都的基本建设和基础设施如此落后,确实让我始料不及。但古朴的建筑,神秘的国家,虔诚的信徒,热情的微笑,都会给你留下深刻永久的记忆。

 

神庙的台阶上坐着三三两两的当地人,晒着太阳聊天,散淡悠闲而从容。
上至国王下至百姓对她都顶礼膜拜的库玛丽神秘活女神。在尼泊尔语里,"库玛丽"意为"处女",女神从尼泊尔普通幼女中严格挑选出来,被选为"库玛丽"的幼女在三四岁时即被送去庙宇供信众朝拜,直至青春期。几百年来,库玛里女神都来自平民家庭,退休之后又回归民间。
每天上午11点和下午4点两个时间,库玛丽女神会在女神庙三楼这个黑色的窗口接受朝拜,她只会在窗前露面半分钟。神庙在女神见众时禁止拍照,其他时间不受限制。
在2015年大地震中损坏的古老建筑正在修复中。
已被修复好的木雕精美绝伦。
以自我禁欲、自我克制、自我折磨的特殊方式来确定神的存在的苦行僧。
在飞机上竟然可以用俯视的角度看世界最高的喜马拉雅山,不知自己是伟大还是渺小。

 

我在世界文化遗产巴德岗流连驻足。地震后被修复的古建筑上的精美木刻吸引着我的眼球。是啊,近百年来,尼泊尔走过的路,并不像这些雕刻工艺品展示的那样安详宁静。地震,贫穷,饥饿,战争,杀戮,伴随着这个国家一路走来,始终挥之不去。但不管有多少苦难,有多少不幸,经过艺术家精心修复加工之后,它们呈现出来的都是积极的,阳光的。

佛眼之下的加德满都,正如广场中大片在地震中损坏,静待修复的古建筑一样,在荒芜中萌发着对生命的渴望,在苦难中充满着对和平的憧憬,这就是东方智慧的密码,东方文明的基因!

 

在海拔1500米的沙朗廓山顶上(SARANGKOT)仰望前方,喜马拉雅山脉安纳普尔纳群峰中的六座6000米以上连绵起伏的雪峰,横亘在玛尔斯蒂河谷地的北面,从西向东分别是道拉吉里峰(8167米)、Hiunchull(6441米)、安纳布尔娜一号峰(8091米)、鱼尾峰(6997米)、安纳布尔娜三号峰(7555米)、安纳布尔娜四号峰(7525米)和安纳布尔娜二号峰(7937米)。
喜马拉雅山的鱼尾峰(右)和安纳布尔娜一号峰(左)。
登上费瓦湖边海拔1500米的沙朗廓山顶,是观赏喜马拉雅群山日出的最佳地点。
尼泊尔的旅游资源很多,骑着大象去森林探索一个神秘的野生动物王国是其中最受欢迎的项目。
泛舟于奇特旺的拉普提河(River Rapti),观赏美丽的日落。
让大象用三山河的河水帮你洗个淋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上一篇
“《狂野非洲》系列之九 马赛部族的图腾”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