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旅游 TRAVEL
  1. 首页
  2. 旅游
  3. “《狂野非洲》系列之八:天国之渡—马赛马拉大迁徙”

“《狂野非洲》系列之八:天国之渡—马赛马拉大迁徙” 收藏这篇文章


 

每年的8月到11月,是马赛马拉大草原的长雨季,丰美的水草吸引着各种野生动物的到来。此时,东非大草原南部塞伦盖蒂的旱季已经来临,绿草已经被吃得差不多了,来自坦桑尼亚的数百万头食草动物长途跋涉,辗转千里来到这里。迁徙的主力部队是角马(约有140万只);其次是蹬羚(约有50万只)和斑马(约有20万只)和其他食草动物。经过近两个月由南向北的行走,迁徙大军基本已经到达。

 

弯曲迂回的马拉河把马赛马拉大草原一分为二,我们来到时正值九月初,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驼鹿、非洲象等食草动物成群集结在马拉河边。而它们的天敌猎豹、花豹和狮子埋伏在附近的草丛,虎视眈眈地等待着它们。马拉河是鳄鱼和河马的家园,也是其他动物的生命线。为了延续种族的繁衍和生息,角马和斑马必须渡过马拉河,寻找对岸繁茂的水草。虽然河宽只有短短的不到50米,但这却是它们长途跋涉中最为凶险的一段。河流中暗藏杀机,等待它们的是暴涨的激流和守候多时的鳄鱼群。

 

大批的角马斑马源源不断地从南部的塞伦盖蒂向北部的马赛马拉走来,这里的角马斑马越聚越多。
马拉河南岸,浩浩荡荡的集结了数十万准备渡河的角马和斑马大军。
几十万的渡河大军在河面上徘徊往返了几天,在几个渡口观察情况,伺机分头渡河。
角马是迁徙大军的主力,渡河的先锋。
成群集结的角马,寻找最佳的渡河时机。
马拉河把马赛马拉大草原一分为二,河面虽然不宽,但却暗藏杀机。
一年一度的迁徙大餐即将到来,凶残的鳄鱼在静候迁徙过河的动物。

 

渡河大军在十几公里宽的河岸上徘徊往返了几天,在几个渡口观察情况,伺机分头渡河。突然尘土飞扬,只见一只角马冲在前,无数的角马紧跟其后,义无反顾、争先恐后的跳入河中。一场悲壮的生命竞赛呈现在眼前!成千上万的角马、斑马、羚羊,不顾马拉河鳄鱼的袭击,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地从鳄鱼的血盆大口中挣扎着冲向生命的彼岸。一时间,马拉河两岸烟尘滚滚,杀声四起,角马的哀嚎、斑马的惊叫充斥着整个草原,一场精彩绝伦的冲锋阻击战震撼上演。

 

一场短兵相接之后,不知有多少勇士能成功渡河,不知­­­­­有多少殉道者葬身鱼腹!这被誉为天国之渡的万马过河,场面悲壮惨烈,不亲临其境,难以体验。

 

每年经过艰苦漫长的迁徙之后,最终有超过一半的角马斑马无法回到它们的出发地。但是在大雨季来临前,又会有几十万头小角马小斑马诞生!生命的轮回,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马拉河上的河马群数量庞大,让人望而生畏。
马拉河上的河马个个争勇好斗。
为了延续种族的繁衍和生息,角马和斑马必须渡过马拉河到对岸寻找繁茂的水草。
马拉河上可以渡河的渡口不少,但可供大部队渡河的渡口不多。
暗渡陈仓,迂回渡河,尽量少与河水接触,避开河中的凶残的鳄鱼。
角马和斑马是好朋友,是渡河大军中的主力。
小股渡河队伍寻找到最佳的渡口,这里河面狭窄,容易避开鳄鱼的攻击。
一场悲壮的生命竞赛呈现在眼前!成千上万的角马,为了生存,不顾河中鳄鱼的袭击,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地跃入马拉河中。一只角马冲在前,无数的角马紧跟其后,义无反顾、争先恐后的向对岸冲去。
不知有多少勇士能成功渡河,不知多少殉道者葬身鱼腹!这被誉为天国之渡的万马过河,场面悲壮惨列。
在马赛马拉上演的速度与激情,万马奔腾的场面让人终身难忘!
已经登陆的角马,在享用河对岸肥美的青草。
成功登岸,终成正果。

 

←上一篇
腾冲,有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地方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