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旅游 TRAVEL
  1. 首页
  2. 旅游
  3. “狂野非洲系列之二:探秘辛巴原始部落”

“狂野非洲系列之二:探秘辛巴原始部落” 收藏这篇文章

辛巴人居住的房屋,大多是用树枝和掺有牛粪的泥巴搭建而成的,屋内面积一般有三四平方米。为防止房屋坍塌,屋内大都会竖起比较粗大的木头来支撑房顶。房檐房门低矮,仅能弯腰进入。

 

在非洲纳米比亚西北部原始的沙漠丛林中,至今还生活着非洲地区唯一还保持原始生活习俗的古老部落——— 辛巴族。他们停留在原始的生活状态,远离现代文明,住在荒漠丛林中原始简朴的茅草屋里,维持着500年前的生活方式。 

 

地处沙漠边缘,干旱严重。村落的食用水需要步行到一两公里以外提取。

尽管雨水稀少、干旱严重,辛巴人还是在这半沙漠地带靠着放牧和种植作物交换玉米的方式顽强的生存下去。
 

辛巴族以畜牧种植为生,除了雨水丰沛的雨季,男人常年外出放牧狩猎,女人留守在家里操持家务,养育小孩。他们没有图腾,崇拜祖先和火,祖先和火是维系民族的精神核心。一个家族结成一个部落,一个村子基本就是一户人家。家族制是唯一的社会保障,家族长老,掌管着一切,包括判定惩罚、经济规划、行政组织,不过头领一般都是女人。 

辛巴人居住的房屋,大多是用树枝和掺有牛粪的泥巴搭建而成的,屋内面积一般有三四平方米。为防止房屋坍塌,屋内大都会竖起比较粗大的木头来支撑房顶。房檐房门低矮,仅能弯腰进入,屋内没有床桌椅 ,一切都是简单的摆设。地上一张牛皮,是他们的床,也是他们的饭桌,还有瓦罐、木瓢等一些简陋的日常生活用品。 

 

从辛巴部落到最近的城镇奥普沃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辛巴人和城镇里的其他人一样,逛超市,进餐厅,买卖东西,不同的是,她们执着的坚持着自己对美的标准。辛巴女子头上和身上的红色颜料,是用一种采自数十公里之外的山区的红石做成的(见图的红圈)。把石料磨碎,然后加入水和从牛乳里提取的脂肪(牛油)。一经抹上,用水都很难冲洗掉,能保持一周不退色。据说这样可以抵御烈日暴晒和蚊叮虫咬。辛巴族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阴盛阳衰。男子一般都要娶三四个妻子来保证人口的繁衍,即使这样,辛巴人的人口仍然在锐减。
辛巴族女子喜欢把一种红色石粉和着奶油涂抹在身上,就连头发也要用这种红泥巴裹着。因此,辛巴人的皮肤永远都是红色的。

 

辛巴族部落的男女性别比例大约是1:11,处于严重失调状态。据说是一种神秘遗传基因的缘故,很多辛巴男孩在15岁之前就夭折了。由于阴盛阳衰,这里的男子一般都要娶三四个妻子来保证人口的繁衍,即使这样,辛巴人的人口仍然在锐减,目前总人口不到两万。辛巴人的男女关系非常随意,只需要一头公牛和两头母牛就可以换一个老婆。辛巴男人的每个妻子和她生育的孩子住在一栋篱笆房里,老婆越多,篱笆房就越多。父亲兄长去世后,其财产包括老婆都由弟弟接手,父母则由兄弟出钱大家供养。 

辛巴族女子没有穿鞋子的习惯,脚上唯一的装饰,就是踝部以上膝盖以下十数道金属的饰圈。她们常年袒露上身,喜欢把一种红色石粉和着奶油涂抹在身上和头发上,这种红色的颜料,是用一种采自数十公里之外山区的红石做成的。他们把石料磨碎,然后加入水和从牛乳里提取的脂肪(牛油)。一经抹上,用水都很难冲洗掉,能保持一周不退色。她们这么做,一是为了抵御烈日暴晒,二是蚊虫不会叮咬。由于缺水,辛巴女人一生都不洗澡,一辈子都裹在红泥巴中,因此称之为红泥人。

 

辛巴人认为,女人生子和结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们对性的观念比较开放。没有结婚的女子,也可以有情人和生孩子。只是在婚前的孩子,归属于她的父系家庭,由这个大家族抚养。
辛巴人满足于与世隔绝的环境和现状,对生活没有过高的奢求。少女们虽然裸露上身,但面对我的镜头却毫无忌讳,我更多的感觉是她们在炫耀自身的健康和女性的美。
这里的孩子大多都穿得很少,所以有时候很难辩别男孩和女孩。据说,可以从发式上判断姓别,男孩子的头发就是这样从前往后梳的(见图的红圈)。但我发现男孩子大都是光头,这种发式的很少见。
女孩子的发辫是从后往前梳,在额前形成了牛角一般的发辫。有的女孩子额前的发辫是两根,有的则是三根,这个代表她们来自于不同的家族。
当辛巴女子从女孩子变成女人的时候,就会把原来往前梳的发辫换成这样的垂直下来的发辫,在头顶上系上皮制的发冠。

辛巴女子没有穿鞋子的习惯,脚上唯一的装饰就是踝部以上膝盖以下十数道金属的饰圈。辛巴人把右脚叫做父亲脚,左脚是母亲脚。
由于一种神秘遗传基因的缘故,很多辛巴男孩在15岁之前就夭折了。举目所及,这里的男幼童大多是萎靡不振。图为一对姐弟。

 

现代的文明已经对部落的传统生活做成了冲击,但辛巴人已经开始学会怎么样去习惯和应对现代社会。1990年纳米比亚独立,政府为学龄儿童办了学习英语的流动学校。在政府的指导下,辛巴人已经开始管理他们土地上的观光业和野生生物,以赚取利润维持生计 。

辛巴族传统社会结构已经式微,他们的生活状态终会改变,但至少他们现在用一种豁达的心情面对现实,过好每一天。或许他们只需要短短的十年甚至更少的时间,就可以从原始社会进入文明社会。

 

每逢节庆,辛巴人都会跳起热情奔放的辛巴舞庆祝。跳舞的人多为女性,男性参与的不多。
她们围成一个圆形或半圆形的圈子,由一名或数名舞者轮番走到圈中,快速的抖动身体,模仿动物的形态狂舞,每次时间约一分钟左右,没有音乐,没有鼓点,其他参与者以快节奏的叫喊声 、拍掌声和跺脚声为其助舞。
戴帽和穿衣长裙的女人是纳米比亚的赫雷罗族人(Hereros)。与袒胸露背的辛巴红泥女子比较,赫雷罗女子则用服装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不过独具一格的长裙和牛角帽在原生态民族中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1880年,德国占领了纳米比亚,残暴的压迫和疯狂的掠夺,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1904年1月12日 ,纳米比亚赫雷罗族人向德国殖民者发动恐怖袭击。当时德皇威廉二世惊恐万分,调来大军进行血腥镇压。德军指挥官特罗塔下达了"灭绝令",他说:“一旦发现有赫雷罗族人,不管他有没有携带武器,都将被射杀。"德国军队对赫雷罗族人的灭绝行动一直持续了3年,赫雷罗族人原本有100多万,最后只剩下1万多人,几乎濒临灭绝。
2004年1月12日,是赫雷罗族人发动反抗德国殖民统治起义100周年纪念日,纳米比亚举行仪式纪念。德国驻纳米比亚大使沃尔福冈•马新代表德国,为德国军队当年疯狂屠杀、灭绝赫雷罗族人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歉意。2015年,德国议会正式承认当年在德属西南非洲(今纳米比亚)的殖民行为是“种族杀戮”。
说来有趣,赫雷罗与辛巴这两个在纳米比亚衣服穿得最多和穿得最少的民族语言相通,双方关系不错。图为与辛巴原始部落同村的一对赫雷罗族母子。
图为一辛巴男孩在抓羊奶,他把刚抓取得的羊奶,不作任何加工就直接饮用,还把喝剩的奶瓶递给我,让我品偿,我笑着摇头表示谢绝。
给他们一个足球,一个轮胎,他们玩得不亦乐乎。
我发现这里的孩子足球天赋很高,中国队如果归化其一二,何愁打不入世界杯决赛圈?

 

 

←上一篇
玩转圣地亚哥 体验多元文化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