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ApexManual.com
    
登录您的账户 ×

忘记密码?

旅游 TRAVEL
  1. 首页
  2. 旅游
  3. “狂野非洲系列之一:信马由缰埃托沙”

“狂野非洲系列之一:信马由缰埃托沙” 收藏这篇文章


我的前方,白沙盐沼,一望无边,地阔天高;我的身后,大漠飞沙,烟尘滚滚,天昏地暗......

  

有超过110年历史的埃托沙野生动物国家公园的大门很简陋。公园的开门关门时间很奇芭,每天是日出的时间开门,日落的时间关门,是名副其实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埃托沙野生动物国家公园一号营地Okaukuejo的大门。

 

塔楼是一号营地的标志性建筑,登上楼顶可以360度欣赏一望无际的埃托沙盐沼大漠。

 

一号营地的游客中心。酒店登记、营地入住、购买旅游项目、租车都在这里办理。

 

一号营地酒店的设施完善,餐厅、酒店和泳池等一应俱全,与一般酒店无异。

 

这是一号营地的露营区,房车和帐篷的安置地。这里供电供水,有厕所、淋浴、烧烤炉、汽车充电等后勤生活保障设施。

 

 

营地为散客提供的观光车,自驾游的旅客可使用自己的车进行野外寻访观光。

 

这是二号营地Halali,距离一号营地约70公里。

 

黄昏时分,我的丰田四驱车以150公里的时速向前狂奔,车过之处,卷起丈高尘土,飞沙走石。突然汽车急刹,身体前冲,车身漂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车子已经在一群横穿公路的大象前约十米的距离稳稳停了下来,前胸被安全带勒得一阵痛楚。我雇用的黑人司机侧身冲着我尴尬的一笑,乌黑的面庞上露出一嘴白牙。刚才,听他说收到信息,我们酒店旁的水塘有一群斑马走近。我即产生了想拍一辑夕阳下饮马泉边照片的念头,要他赶路才出现这惊魂一幕。这是我在纳米比亚的埃托沙野生动物国家公园采风时遇到的一个场景。

 

大漠的早晨,初升太阳的红光照射在远方被跳羚奔跑时扬起的尘土上,大漠飞沙,滚滚红尘,场景十分壮观。

 

这种动物横穿道路的情景经常发生,车辆必须停下来让动物先通过。

 

狮子是百兽之王,名列埃托沙五大动物之首(其余是大象、犀牛、猎豹和长颈鹿),是每个来埃托沙野生动物国家公园的游客都想亲眼目睹的动物。 司机对我说,来到这里没有看到狮子就等于没有来过埃托沙。

 

扭角林羚(Greater Kudu),脚长身窄,身上的4-12条白色间条是它们的特征。头部眼处有一道黑色斑纹,它是动物中的包公?

 

这对长颈鹿母子过马路慢悠悠的,走走停停,5米宽的马路,花差不多了两分钟。

 

动物与人一样,有时会为异性争得你死我活。图为两头公象为争夺交配权而大打出手。

 

直角羚又叫剑羚(Gemsbok/Shouten Oryx),因其角笔直而得名,是埃托沙常见的动物。

 

这个野生动物园很大,园区面积有22,270 平方公里,约等于台湾的三分之二,由德国殖民者建于1907年。埃托沙(Etosha)在当地语言中意思是“白色干水之地”,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盐沼大漠。这里地域辽阔,地势复杂,动物种类数目繁多,是许多珍禽奇兽的栖息之地。到了冬天旱季来临,这里长期滴雨不下,地下干裂,树灌枯黄。适者生存,动物必须长途跋涉到远处寻找水源。为了保护野生动物,园内修建了数百个供动物饮水的水塘水洼。这些水量不大的池沼为动物提供了救命之水。

 

游客在这里参观,都以自驾车或乘观光车寻找动物的方式进行。游园规则是人不离车:人,不能下车拍摄观看动物;车,不能离开公路开进路旁的草丛沼地。在野外,如厕问题就只能到公园内特设的驿站解决,驿站是一个用铁网围蔽成篮球场般大的独立空间,需要开车进入。里面除了厕所外,还有自来水、烧烤炉和桌椅等供游客午餐或歇息时用。游客必须在指定的关门时间前回到住宿的营地或离开野生动物园。

 

整个公园内共有6个酒店营地,每个营地之间相隔50-70公里。笔者居住的一号营地面积约有20个足球场大小,四周由铁丝网包围,防止动物进入。营地内有酒店、露营区、餐厅、泳池、超市、银行等,游客的食宿都要在营地内进行,晚上不能走出营地。公园大门和营地大门开关的时间一样,是根据太阳的起落而定,日出而开,日落而关。每个营地的住宿区边缘外围都设有夜晚带照明的水塘,游客可以24小时在此隔网观赏前来饮水的动物。

 

我在这里停留了两晚三天,能有两个完整的白天悠闲的驱车漫游埃托沙,信马由缰,到处寻访动物,真是惬意无比!我的运气不错,三天下来,动物见了不少,埃托沙五大兽都拍到了。

 

五只长颈鹿在大漠以一字型并排奔跑,就像奥运会田径场上的百米比赛一样,场景非常有趣。

 

喜欢单独游荡的狐狸,不知下一步它会打哪一种动物的坏主意?

 

有水源的地方是最热闹的地方。埃托沙干旱,公园内设置了数百个水塘和水洼供野生动物饮用,除水之外,不会提供任何食物,这里一切都是原生态的。

 

到了旱季缺水的时候,水塘就成为了动物们唯一的聚集场所 。旱季在冬天,是埃托沙观看野生动物的最佳季节。只要找到水塘,一定有野生动物在此。

 

斑马群的进退总能保持队形,不紧不慢,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舐犊情深乃人的本能。人类如此,斑马何尝又不是如此?

 

 长颈鹿温文尔雅,简单的喝水姿势也很讲究,动作优美划一,像事先排练过一样。

 

猎隼(拉丁学名:Falco cherrug),大型猛禽,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数量稀少,以捕中小型鸟类、野兔、鼠类等动物为食。野外的猎隼平时高高在上,很难拍到。这是我在公园路边偶遇到的一只体重2-3斤的猎隼,我竟然可以在伸手可及的位置、以平视的角度、不用长焦镜头拍摄到它的一组照片,实属不易。难得它对我的走近拍摄不离不弃,临别时还对我点头致意。

 

 警惕性非常高的南非地松鼠(South African Ground Squirrel),每当进食的时候都会有哨兵放哨。

 

清晨,我登上营地的塔楼拍摄大漠日出。太阳升起,大门打开,一部部汽车从营地开出,开始了一天寻访野生动物之旅,汽车声惊动了几百只在路边草丛中休息的跳羚。我站在高处举目远望,初升太阳的红光照射在远方被跳羚奔跑时扬起的尘土上,大漠飞沙,滚滚红尘,心里不禁感叹一声,如此荒芜贫瘠的地方,竟有这般美丽壮观的景色!

 

此情此景,我脑海里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都说殖民者的最终目的是掠夺,而眼下的德国殖民者30年前离开时却留下了这样一块世界少有的宝地!如果不是他们百多年前已有超前的环保理念,建立了这个野生动物国家公园,并将保护野生动物条例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当地以守猎为生的土著原始人还会让我们看到今天的地阔凭兽跃,天高任鸟飞的场景吗?

 

晨曦中,一群长颈鹿来到一号营地附近的水塘饮水,池塘倒影着它们的倩影,远远看去像美女眼睛上长长的捷毛。

 

晨曦中,一群长颈鹿来到一号营地附近的水塘饮水,池塘倒影着它们的倩影,远远看去像美女眼睛上长长的捷毛。

 

角马喜欢群居,它的样子有点四不像。

 

在埃托沙野生动物国家公园,这种跳羚的数量最多。

 

 

 

 

 

 

←上一篇
当蓝冰遇上了贝加尔湖
下一篇→
一路向西 遇见假日美旅
微信扫一扫
官方微博